13636实用免费的游戏软件下载站

安卓| 苹果| 小游戏| 最新更新

当前位置:首页 > 软件新闻 > 古言现言 > 河自漫漫景自端番外没有下雪的冬天在线阅读

河自漫漫景自端番外没有下雪的冬天在线阅读

时间:2019-08-07 14:11:47人气:0作者:强柔
写书小说阅读 V 3.2 最新版

写书小说阅读 V 3.2 最新版

类型:资讯阅读 ?#25945;ǎ?#23433;卓, 4.0以上 语言:简体中文 大小:5.7M

    《河自漫漫景自端》没有下雪的冬天番外讲的是景自端被查出怀有身孕,两人在一番商谈之后,决定将肚子里的双胞胎生下来,佟铁河为了不让景自端再受之前生帖帖的苦,将她照顾的无微不至,后来在下雪的某一天景自端外出时不小心感冒了,担心受怕的佟铁河急忙将她送进了医院,医生说无大碍之后,佟铁河才放了下心。

    河自漫漫景自端番外没有下雪的冬天阅读

    阿端?佟铁河替自端卷起袖子。

    自端靠在柔软的枕上,正出神的望着窗外。

    天有点儿阴。微风。水杉的树梢齐着下窗沿儿,静静的。外面那层窗户,结了几颗冰花。

    钵今年冬天,一直没下雪呢。自端轻声说。

    她的袖子被卷了起来,卷到上臂处。肌肤贴着丝质的被套,有种温存的感觉。

    她轻轻的晃了晃胳膊。

    悟铁河看着,莲藕似的,禁不住低头在那小臂上咬了一口。

    哎!自端回神,你干嘛?她瞪眼睛。

    铁河又咬一口。

    喂!自端笑出来,好痒大清早的,你发什么疯啊。她的手扶住他的颈。指尖处,是他的脉搏。

    铁河不说话,眉梢眼角却都是笑。

    他从床头柜上拿了血压计。灰色的铁盒子。他打开,把听诊器挂在颈上,拉下她的手。

    自端觉得?#30452;?#19968;紧。听诊器压在?#30452;?#19978;,凉凉的。她攥了攥拳。舒了口气。

    这血压计够古老的了。铁河用起来却颇为顺手。每天早起、睡前,他都量一次如果忽略掉稍有异常他就会打电话给李云茂,他好像还蛮乐在其中的。让她想起小时候,她和飒飒跑到保健医生那里,?#30340;?#20102;针筒什么的,扮医生给熊?#20889;?#38024;。小时候她?#19981;?#30475;的一个童话,就是熊猫在被注射了一管桔子水之后,变成了一个爱吃桔子的熊猫她的熊仔当然没有真的活过来,只不过那是她快乐的记忆。

    自端笑笑,看着铁河。

    她能记得自己那时候的模样,他呢?也能记得自己那么小的时候,那副小模样儿?

    上回城?#35745;?#20102;几粒雪花,园子里落了薄薄一层,只是风太大,一会儿便不见了。若存了雪,再不方便,也带你过去住两日。铁河说。

    佟铁河攥了一下手心里的橡皮球。看着水银柱跳跃着,耳里听着血流的声音,那来自阿端身 体深处的河流水银柱稳定下来。佟铁河左手拿笔,在今天的项目下,记下数字。

    自端抬手蹭了一下他的下巴,闭上眼睛。

    不下雪的冬天,真无趣。她咕哝着。又想睡了。懒懒的,不愿动。妈说,若是我再这么懒下去,小心没几天会超过200磅。语气沉沉的,又带着娇?#32908;?/p>

    佟铁河收起血压计,听到这儿,微笑了一下。母亲跟自端说的原话是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最要紧是顺其自然,不怕超过200磅何况你胖一点儿更好看。之后他还跟母亲说,要真给养的那么胖了,可坏了母亲瞪他,?#30340;?#27809;见阿端除了肚子长肉哪儿都?#24576;?#32905;?#38752;?#30340;我心里不舒坦。你还不看着她多吃多睡母亲?#21476;?#35780;他说妥妥都生病了不知道他这个做人家丈夫、做人家父亲的都是怎么做的

    铁河看自端。

    自端斜靠在枕上。

    咖啡色的丝质枕套,衬着她雪白的肌肤,咖啡上的奶沫似的。比起之前来,模样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是他整天盯着看,反而看不出她是胖了还是瘦了?

    你别?#27425;?#20102;,再看要迟到了。她眼睛都没睁,红润润的嘴唇一张一翕。梅镇宁这趟出差去的久,可没人替你顶包。

    佟铁河闷声而笑,站起来,你今天打算看几页书?

    今天?#20882;?#23478;族史看完。还剩下自端手腕一搭,便搭在枕边的一叠书上,大概五十页。

    太多了。

    不多。

    二十页。他说。平时他只准她看十五页。可昨晚她还和他念,说这回去香港耽搁的有点儿久,要看不完书了;回来又因为帖帖病了,她更没心思想到这里他站起来。

    帖帖这场感冒来的凶,他们俩牵肠挂肚的,谁都吃不好睡不稳。

    我下去看看。他说着转身。

    我也去。

    你去什么去。铁河不让,快过年了,你不要生病。

    自端在床上坐直了。

    他言下之意,是她不要病到进医院。

    隔着被,她抚摸了一下肚子,说:佟铁,你不要这么紧张

    我没紧张。他说。拧了下袖钮。

    你有。自端皱眉,你不让我干这个不让我干那个,帖帖病了你都不让我去看,我是她妈妈!而且我现在好得很!

    你现在不是她一个的妈妈。佟铁河皱?#32908;?/p>

    自端叫道:佟铁!

    你老老实实的呆着!帖帖一个不***,总好过你们都不***。佟铁河开门出去了。连再见都没说。

    自端呆坐了一会儿。坐在床沿上,想穿拖鞋。伸脚够不到,她叹了口气佟铁河每天早上,都还记得给她把鞋子放在脚边刚刚他是生气了。

    她心里也有气。一气,鼻子就酸了一下。听到门响,她一动不动。

    铁河过去,给自端把鞋子放在脚边,低声说?#22909;?#22825;吧。帖帖再好点儿。

    她不出声,脚动了一下,穿上拖鞋,仍是低着头。

    铁河见她不理他,阿端?

    她抬头看他一眼。

    我下去看看。这就出门了。佟铁河俯身,在自端唇边印了个?#29301;?#20302;声说:中午打电话给你。

    自端没应声。

    佟铁河看到自端那气呼呼的模样,忍了忍,拿着外衣出去了。下了楼,看到陈阿姨正抱着帖帖在客厅里踱着步子。见到他,陈阿姨停了下来,拍着帖帖的后?#24120;?#23567;声的和帖帖说:Daddy来了,帖帖。

    帖帖的额头贴在陈阿姨的下巴颏儿处,看了铁河一眼,开口却是叫:妈咪。

    早上醒了就在要妈妈。陈阿姨?#27597;?#30528;帖帖,帖帖乖,帖帖啊

    铁河把帖帖抱过来,看着帖帖乌溜溜水汪汪的的大眼睛,卷而翘的睫毛像小鸟的嫩羽毛似的,很没精神的瞅着他,心里疼的?#24576;椋?#31435;即就叹了口气,小声的哄着:帖帖,Daddy在这儿呢,嗯?乖

    妈咪。帖帖咬字比刚才更清楚了。

    帖帖开口叫人晚。刚刚才会叫爸爸、妈妈,叫一声爷爷或者奶奶,还得看她高不高兴。

    这会儿小脑袋瓜儿没劲儿的靠在他肩膀上,迭声?#26032;?#22920;,让铁河说不出的难受。

    大的这样,小的也这样。都对他不高兴。

    铁河安慰?#25490;?#20799;,跟陈阿姨说,再坚持一天吧。再坚持一天。

    帖帖,Daddy上班了。佟铁河把帖帖交给陈阿姨。

    帖帖小脸儿埋在陈阿姨肩窝处,不理佟铁河。佟铁河的大手在女儿背上抚摩了两下,定定神,跟陈阿姨说有什么事就打电话他马上回来。

    陈阿姨点头说放心,***护士都在呢。看看铁河,又说让铁河也注意身 体,瞧着这两天下巴都尖了。

    铁河笑笑说我好得很。

    陈阿姨看着他走了,拍着帖帖小声的哦哦帖帖要不要吃饭饭?她慢慢的走着,然后站住,看?#24597;?#26799;自端移动的很缓慢,在对着她微笑。陈阿?#35848;?#35201;开口,自端比了一个?#36136;疲?#38472;阿姨向她走过去。

    自端走过来,伸手温柔的摸着帖帖头上柔软的卷发。

    睡了?自端低声问。

    陈阿姨小声说:刚刚还醒着。早起给喂了药你怎么又下来了?我抱帖帖上去给你瞧也好。

    我听见他走了才下来的。看不见帖帖急死我了。自端对阿姨笑了笑,从陈阿姨手里接过帖帖,面颊贴上帖帖的额头,帖帖的额头,像加过热的玫瑰花瓣。她抱着帖帖小小的身子,斜在臂弯间,走了?#35762;劍?#24494;喘。

    陈阿姨小心的问她怎么样,她说没事?#24576;?#38463;姨又问早上想吃什么,她摇头说不想吃,就想喝杯水,没胃口。

    陈阿姨看着自端走到北边厅里去,坐在了椅上,轻轻的靠住椅背陈阿姨不禁也轻手轻脚地走到厨房去。她在?#39038;?#30340;时候,听到轻微的引擎声响。她拿着清水走到外面,刚想要看看是谁的车子,就听嘀嘀嘀的门锁响,门随即一开,原来是佟铁河又回来了。

    陈阿姨不由得笑了一下。

    铁河一边说?#19968;?#26159;不放

    他一眼便看见了远处的妻女。

    陈阿姨只轻轻的将手里的托盘递给铁河。

    铁河默默的、默默的站立良久,才走到妻女身边去。他将托盘放在一边的琴凳上,握住水杯,温温的。

    帖帖的小身子黏在自端身上,说不出的可怜和可爱。

    自端睁开眼,看见是铁河,有点儿惊讶,随即大大的眼睛一弯,笑了。

    铁河板着?#22330;?/p>

    自端看到他手里的水,张了张嘴。

    铁河解开一粒上衣钮子,坐过去,她伸手接,他扶了她的头,水杯递到她唇边。

    自端一笑,乖乖的就着他的手,******的喝着水。颈上青色的血管若隐若现,光线黯淡,?#21069;?#30340;起腻、泛着珠光的皮肤却像在闪着光彩似的杯中的水喝光,留在她唇上一滴,她玫瑰色的舌尖轻轻一***眼睛眨眨的,看铁河。

    铁河握紧了空杯子。

    你怎么又回来了?她轻声?#21097;?#36824;是有点儿心虚。他这样杀了个回马枪。铁河严肃极了他总是这么严肃,真讨厌他这么严肃的模样?#35805;?#30528;脸说这个?#24576;?#37027;个?#24576;伞?#36825;个你不能做那个你不能做瞧他,那对浓浓的眉毛,马上就要跳起来了吧

    ?#24576;伞?#38081;河说。

    声音低沉极了。低沉极了。

    夏夜里远处传来的一声?#35780;?#20284;的钵。

    从远处传来,渐渐的近了

    怎么?#24576;?#22905;不服气的说。怎么?#24576;桑?#22905;要和帖帖在一起,就要。她眼睛瞪的老大。每次一眨,都像是要迸出些些火花来似的

    阿端。依旧是闷闷的雷声悟。

    你说说,怎么?#24576;伞?#22905;小声说。

    阳奉阴违。你阳奉阴违。

    她轻抬下巴。圆润而粉嫩的下巴。

    ?#25319;?#22768;音很低。可气儿不弱。

    那你别怪我?#25991;恪?#20182;话音未落,温润丰厚的嘴唇印过来,含住她的?#20581;?/p>

    自端本是抱着帖帖,双手不得空闲,原以为他大不了动嘴说她几句、却不料他真格儿的动嘴了,仓促之间,不知所措,只好由着他去了呼吸渐渐的急促,脸都涨的通红,身上的汗毛孔都在张开,她额上沁出了?#25346;?#36731;轻的嗯了一声,忍不住咬了他一下;他撑在她颈侧的手一握,亲的越发***正在温柔缱绻间,他觉得腮下痒痒的,有什么在蹭他。

    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靠在了他的下巴上,Daddy。

    铁河不动了。

    这含混而柔弱的一声。

    他低头,帖帖歪在自端胸前,正睡眼迷蒙的看着他呢自端咬了咬嘴唇,?#22871;?#20102;笑。

    他的大手覆住帖帖的眼睛,狠狠的又亲了自端一下,低声道:你给我等着他转而在女儿额上轻轻亲?#29301;?#30475;着,帖帖,咱们***睡觉好不好?妈咪累了,让妈咪休息,好不好?

    帖帖不看他,转?#31243;?#20303;自端,小手儿抓着自端披肩上柔软的穗子。

    我不累。你去忙你的我守着她。自端赶忙抚?#39063;?#20799;。铁河对帖帖向来百依百顺的,忽然这样,她看着都受不了。

    铁河忍了又忍。

    眼下他还忙什么,忙什么心思也都在这儿呢,这母女俩,真真儿的是他命里的天魔星。他揉了揉帖帖的小脑袋这小?#19968;錚?#36319;她的小身子比比,她的小脑袋其实真不算小,他开玩笑叫她大头娃娃大头大头,下雨?#24576;睿?#20154;家有伞,我有大头。他又对着帖帖说起来。帖帖的小卷毛儿被他揉的?#34915;?#30340;。

    自端?#21653;?#20799;瞪他,伸手拍了一下铁河的大手。帖帖只是贴着她的身子,不动,隔着薄薄的衫子,帖帖小身子热热的,小嘴巴呼出来的湿气贴在胸口上她?#27597;?#30528;帖帖,乖,Daddy最淘气了,是不是,帖帖?

    铁河看了她们一会儿,站起来,卡着腰想了一会儿,脱下外衣来,丢在一边。

    来,我们回房。他?#30452;?#19968;伸。

    喂!自端看铁河的架势,?#20013;?#21448;窘,不要

    放心,阿姨看见也当没看见。铁河说。

    自端蜷了一下腿,你还说!

    铁河决定不跟她磨嘴皮子了。他的?#30452;?#20174;她腿弯间抄过去,一?#30504;?#27809;勒动。

    自端护住女儿,伸出一根?#31181;福?#25139;了他的上臂一下,佟先生,你忘了我现在体重多少了。

    铁河含着笑,在自端唇上啄了一下,佟太太,你忘了,我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

    自端只觉得自?#21512;?#20570;了升降机,慢悠悠的被铁河抱在怀里、离开了?#26786;危?#22905;歪着头,一头长发垂下去,她紧紧护着帖帖,哎,你别把我们娘儿俩扔半路上啊

    铁河收了一下?#30452;郟?#27809;吭声。

    她放松的靠着他的胸口,只是微微的,有些眩晕,也不知是为了什么披肩滑了下去,她没管,他也没管,慢慢的走着、走着、走着走回房去。

    她看着帖帖,他看着她。

    我守着她。她说。给帖帖掖着被角,低头吻一下帖帖花蕾似的小手,放进被子里去。

    他抱了她。

    我守着你。他说,还有,我一定不会把你们扔半路上。

    她闭了闭眼睛,佟铁

    他的手正在她的腹上。还有这对安静的小?#19968;鎩?/p>

    帖帖睡了。

    铁河拿着吸鼻器,小心翼翼的给帖帖吸鼻子。

    自端扯着他一只袖子,默默的看着帖帖。

    铁河把小被子整理好,阿端。

    嗯?自端仰头。她坐在帖帖床边的椅子上。

    铁河伸手过来,揉了揉头她的头发。

    自端靠了靠他,说:放心,我好好儿的呢。在家里?#38498;?#30561;好,出门记?#20040;?#21475;罩,回来就会消毒,慢慢走、轻轻动、处处留神,答应你,实在不行了还去住院可你别不让我看帖帖。

    铁河点头。

    阿端。

    嗯?

    自端转过头去,看看窗外。阴沉沉的天。

    很快会下雪的。

    你就算能呼风?#25509;?#25746;豆成兵,这雪是说下就下的?自端轻叹,随它去吧。我只是

    什么?

    你还记得,《白雪公主》是怎么开头的吗?

    白雪公主的妈妈说,我的女儿,皮肤像雪一样白,头发像乌木一样黑,嘴唇像血一样红我最近常常想起这个童?#21834;?#22905;回头轻轻的笑一下,去上班吧,我行的。

    ?#25319;?/p>

    自端笑起来,并且真的凑近了他一些,你看,你看,你嘴角的细纹。

    他嘴角一动,细纹若隐若现。

    她看着,柔软的指肚儿去抚摩那细纹,总担心我,你会老的快。

    他不语,低头深吻她。

    老么,倒是最不用担心的一件事

    ?#28784;?#26159;和她一起。

    **********************

    Grace在距下班的时间还有半小时的时候敲门进来,跟佟铁河说:佟先生,车子已经备好。

    佟铁河点头。他晚上有个餐聚。他签了手上最后一份文件,交给Grace存档。

    Grace接过文件,没有立即出去,踌躇片刻,有些不好意思的抬手整理了下耳边的小碎发,小声?#21097;?#20319;先生,?#21307;?#22825;能早走十?#31181;?#22043;?她随后解?#20572;?#25105;想去滑雪。

    后面这句,一共五个字,一个比一个字音阶低。

    佟铁河点头。目光中有淡淡的笑意。

    是该常常运动一下。他说。Grace是个工作很勤力的女孩子。

    Grace有点儿窘,收好文件,说:我只是,好想看看雪。一直不下雪,闷死人了。语气里竟有点儿素?#31449;?#21548;不到的孩子气的抱怨。

    佟铁河差点儿笑出来。

    一瞬间,他想到了家里那个看着天空会叹气的。

    我好想休假去有雪的地?#20581;race见老板神态轻松,也笑道。老板连续几天脸?#24613;?#24471;紧紧的。

    这就下班吧。铁河说。

    Grace笑,谢谢佟先生。她转身离开。

    佟铁河按了下桌上的通话器,直拨陈北那条线。

    他一边说,一边站起来穿好了外套,事情说完,关掉通话器。然后笑眯眯的,走出了办公?#25671;?/p>

    上车的时候,他仰头看了看天色,阴沉。比早上出门的时候?#25346;?#38452;一些似的。

    那么,但愿,今晚能下?#24576;?#38634;。

    他坐稳,对周师傅说?#21512;?#21435;趟官帽胡同。

    **************

    傍晚的时候,帖帖又有点儿发烧。

    哼哼唧唧的,歪缠着自端,只是不肯吃药。***和护士身上好像有能被她鉴别出来的味道,病的恹恹的,闭着眼睛,谁伸手碰她、她都使出劲儿来箍着自端的脖子不撒手。

    自端忙的一头汗,心疼的把女儿亲了又亲,哄了又哄,好不容易帖帖乖乖的吃了药,看着帖帖委委屈屈的扁了小嘴儿,她眼泪都要下来了?#36824;?#25265;着帖帖不松手,直到帖帖睡着了,她还抱着她,慢慢的在房间里踱着步子。

    脚后跟渐渐的有些酸痛,她停下来,喘口气。脸蛋儿紧贴?#25490;?#20799;的额头,小?#19968;?#36824;是发烫。心里就越发的急了

    陈阿姨拿着电话进来,示意自端。

    自端点点头,轻手轻脚的把帖帖放在小床里。陈阿姨小声说:我看她一会儿。自端接过电话来,原来是母亲,问她身 体怎么样、帖帖怎么样自端关?#25103;?#38376;,往外走着,听?#24597;?#22920;温柔的语调,她喉头有点儿哽咽。

    容芷云敏感的发觉自端情绪不对。忙问怎么了阿端是不是身 体不***还是帖帖的感冒又?#21448;?#20102;自端***吸着气,说没事妈妈我们都还好只是说着说着,眼睛里涌出了大颗的泪花来,眼前都模糊了;她稍稍仰了一下头。

    容芷云说,阿端,要妈妈马上来吗?这几天我想起帖帖和你来,就老是心神不宁的。

    自端说,妈妈我都好,只是我没照顾好帖帖

    帖帖就是跟她从香港回来时,感染了病毒***冒,到家当晚就高烧不止,送进了医院。

    她是因为要办那些?#20013;?#36824;有联络那边的医院例行产检,才过去的。原本不想带帖帖,只是舍不得分开那么久。她们在香港呆了好些日子。除了去医院,就在家享受妈妈给她的暖暖的爱。还有飒飒,一样挺着大大的肚子的飒飒,竟然还忙着在城大讲课、北上南下国内国外演出,一刻也不?#23567;?#37329;子千指着自己的鬓角那一点白发说阿端你看看,早生华发啊飒飒一边啜着无咖啡因的咖啡,一边对着子千瞪眼,金伯母在旁边数落子千话多

    她看着只觉得幸福满满的。

    飒飒拍着她的肚皮,说,得,为了这俩小兔崽子,你那工作算是歇了,牺牲这么大,后不后悔?

    她笑一下。

    飒飒说,其实也没关?#25285;?#23601;当休养了。回头,把你的履历投到中大试试。

    她说,再说吧,中大门槛很高的钵。

    后来他们聊着聊着便开玩笑,说若是实在?#24576;桑?#35753;铁子捐资建学好不好,你看你是乐意教什么,?#23383;稍?#21602;还是中学还是大学?反正现在各处调控,不如转行别做地产了。

    子千说铁河的主业早就不是这行了,这?#19968;?#28316;的最快。早就预备在家专职带孩子了吧?

    一帮人在一起嘻嘻哈哈的,没心没肺的开玩笑悟。

    她笑着,不言不语。

    铁河拥她入怀,看着她的眼睛,只说,看阿端?#19981;丁?/p>

    她笑,依旧不言不语。

    没人的时候,他?#21097;?#21518;悔吗?

    那会儿她站在阳台上,海风拂面。有点儿凉,又不是太凉。比的他的气息就格外的灼热些。

    狠狠的掐他,然后,狠狠的亲他,把全身的重量和力气都压到他身上去他则紧紧的抱着她

    自端平静?#35828;?#20799;。

    听妈妈嘱咐她。每天都是那一套词儿。妈妈不厌其烦的说,她不厌其烦的听;往往妈妈说过了,婆婆再说一遍,保不齐,也许爸爸再来个电话她只是今天听了格外有感触些。

    容芷云收线前跟自端说,我明后天上来看你。你这孩子,这么大了,哪点儿让我省心了?

    往常自端一定说不用了妈妈你那么忙不要特意来,今天她嗯了一声。

    容芷云在电话里就笑了。

    自端放下电话独坐良久,将台?#23110;?#20142;一些。

    面前一本书,书签还搁在昨天读到的位置。

    她看看时间,时候不早了,铁河说他今晚先去看看爷爷,还有个重要的应酬,稍晚点儿回来。这都几点了她摸着肚子,左边一点点,鼓了起来。

    是小手,还是小脚?

    她的手覆在那里。

    很慢很慢的,那鼓鼓的位置在缓缓的移动,一会儿,又回复了原状。

    若是佟铁河在,最?#19981;?#36825;个时候跟孩子互动,较劲儿似的,哪儿鼓了,他的?#31181;副?#36807;去戳一下,隔着她的肚皮,一里一外的,他们玩儿的很开心,这是最近开始的,每天晚上的保留节目这人,今天回来的确实晚了。

    陈阿?#22871;?#36827;来,跟自端说,帖帖体温降下来了。

    自端双手合十。

    陈阿姨看着她,笑,说:可以安?#26576;?#28857;儿东西了?你今儿一天只喝?#35828;?#27748;。

    ?#25319;?#33258;端往房里去,我去看看帖帖。

    陈阿姨见自端轻松了些,又叹气,说:别紧张,小孩子哪个不是这样爱生病的?

    阿姨,自端低声说,帖帖这次生病,我觉得有些对不起她。

    陈阿姨怔了怔。

    两人都看着远处那小床,那儿有个珍宝。

    阿端啊,陈阿姨默默的想了一会儿才说,有一天,帖帖会感谢你,这个世上她还有最亲近的两个,跟她分享同样的DNA。

    我一直不知道这会是一?#36136;?#20040;样的感觉。自端眼睛亮亮的。

    让帖帖告诉你。或者,你可以自己观察。陈阿姨笑着,看看自端,阿端,多当一次母亲,多一份财富。这是独独属于你的。小铁都不会明?#20303;!?/p>

    自端笑。

    陈阿姨默默的走开了。

    是不是这样呢,帖帖?自端喃喃的。

    帖帖?#26494;?#20102;,她好像力气也用光了,整个人软软的。她靠在沙发背上,一动都不想动。耳边是帖帖柔柔?#22478;?#30340;呼吸声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她好不容易睁开眼,见铁河进来,先去看了帖帖。她动了动,?#31449;?#24471;身上有点儿冷,便禁不住一个喷嚏就打了出来。

    阿嚏!

    铁河一愣。

    自端打喷嚏,猫一样的轻微。

    他顺手从帖帖床边抽了两?#32982;?#24062;,过来,怎么样?

    自端把纸巾在鼻尖儿按了按,说:好好儿的呢。声音却有点儿哑。她眼看着铁河的脸色都要变了,忙清了下喉咙,说,我刚刚睡着了

    你要敢给我感冒!佟铁河从沙发上抽了一条薄毯子,围在自端的肩上,紧紧的裹着她。

    自端好笑的看着他,哎,你想闷死我啊,我不过是打个阿嚏!她浑身一颤,有点儿狼狈的、眼泪汪汪的看着铁河,我看,你离?#20197;?#28857;儿吧。我恐怕是,真的要阿嚏!

    铁河的唇印过来,轻轻的一吻自端,你这个不让人省心的丫头。

    自端?#35785;?#19968;笑。刚才,妈妈也这么说。

    见她笑了,铁河无奈的叹口气。

    我知道了。自端轻嗅,躲开铁河半尺,你身上有味道。呛人。

    狗鼻子。铁河又亲她一下,老叶带过来的哈瓦那玫瑰。

    自端笑。

    铁河坐到沙发上,让她靠着自己,等会儿下去吃东西,多吃点儿。

    他的?#30452;?#29615;着她的腰身。

    佟铁,你能不能别这么用劲儿?我要喘不过气来了。自端歪着头,说,我不冷,热。

    铁河不理她的要求,反而更***的?#21040;?#20102;她。自端在他的大力下,?#31181;?#37117;动不得,没有足够的活动空间,只好勉强的捣了他肋部两下,倒是害的她自?#27827;?#27668;喘。铁河这才松了一点点空间给她。

    跟叶哥哥一起吃饭就能这么晚回来?自端想起来,又追问。

    啊。铁河应声。

    啊?除了叶哥哥,还有谁?见叶哥哥算什么重要应酬呢。自端掰着?#31181;?#22836;。

    阿端,铁河一本正经的叫她,呼出来的热气钻进她耳蜗,痒痒的,商量个事儿。

    说?#20581;?#33258;端看他一眼。难得商量什么。

    能不能别老叶哥哥、叶哥哥?

    那不然怎样?自端奇怪的看着铁河。

    总之不?#32908;?/p>

    自端不出声。

    ?#20882;?#26188;,铁河动了一下?#30452;邸?/p>

    自端还不动。

    生气了?

    讨厌。

    讨厌。不想理你。她恨恨的说。

    那,我变个戏法儿给你看好不好?

    谁稀?#34180;?#22905;推他的?#30452;邸?/p>

    你准稀?#34180;?#38081;河声音里透着笑意,他按了一下遥控器,蝉翼纱向两边退去,大大的窗子完全的敞开。看,下雪了。

    自端的动作停在那里。

    下雪了。

    真的下雪了。

    一瞬间,自端什么都忘了。

    她靠在铁河怀里,隔着洁净的玻璃,看着雪花?#20284;搜?#25196;的落下来心里像忽然开了?#24576;?#30340;莲花。

    终于,下雪了。她说。

    铁河下?#31570;?#20102;蹭自端的发顶。

    嗯,终于,下雪了。他说。

    静静的,两人相?#25285;?#30475;着窗外的飘雪。

    说,为什么回来这么晚?自端又来了刚刚那股?#26377;?#24052;巴的劲儿。

    铁河笑了,说:听我说。今儿可走了不少冤枉路。本来是要早点儿去看爷爷,?#26786;?#29239;说,他晚上先去见个老朋友。?#39029;?#23436;饭才去的。

    爷爷好嘛?

    好。让我捎句话给你,说若是这回生的是男孩儿,重重有赏。

    你就编吧。

    铁河笑。

    我在想,爷爷不是答应了给小水滴起名字?自端微笑着。还是他们刚刚共同决定要小水滴之后,恰逢爷爷寿诞,铁河早早的起来,?#36164;指?#29239;爷做了一碗长寿面,哄爷爷开心,告诉爷爷这个好消息。爷爷倒没显得特别的高兴,就只说,既是这样,回头给想个好名儿。这一想?#19978;?#20102;几个月。自端笑着说,爷爷今年身 体都好很多似的。

    ?#25319;?#20170;儿爷爷说,要不这样,大名儿他管起,小名儿随咱们混叫吧。还说,你看人家孩子叫什么瓜瓜的,?#35762;?#20687;正经名儿的,也都挺好养活的。

    自端笑出声来,那咱们就混叫吧。

    爷爷大概还是有些生气的。铁河的?#31181;福?#38543;意的绕着自端耳后的发卷儿。一圈,一圈的。

    ?#20063;?#20063;是。

    爷爷给妥妥定学名为佟则宜。伊甸不?#19981;叮?#23244;拗口,说佟妥妥就很好。

    咱用。铁河说,爷爷?#30340;?#20010;,就是哪个。不?#19988;?#29239;不痛快。

    爷爷才没那么小气量。不过,要真让叫世博呢?

    就世博。

    那回头小水滴惨了,佟世博还好听,佟花博、?#23433;?#37027;就自端咬了下舌尖儿。

    铁河闷笑。

    不开玩笑,混叫叫什么?

    自端看着窗外飘飘的雪花。

    雪竟下的这样大。

    真美啊。她叹气。

    真美。

    陈?#34180;?/p>

    干嘛?

    好冷。

    你不是早盼着下雪?声音里全是笑。

    Grace。

    干嘛?

    你有没有那么一点点感动?

    何止一点点感动,Grace看着眼前飘飘洒洒的雪落下,我从来没想到佟先生是这么肯花心?#24049;?#22826;太的人。

    陈北心里念咒。

    造雪机在不停的工作,这场雪不知道要下多久。

    佟先生下班前给他指令,让他想办法下雪。他花了最短的时间去滑雪场租到了这台机器。为了不引起大规模响动,很是费了些力气,还好东边的车道够宽敞。也幸好这杉树?#27490;灰?#34109;。

    天作之合。

    陈?#34180;race小声的叫他。

    陈北闷声不吭的从旁边拿起一个保温杯,拧开倒了一杯热咖啡给Grace。

    佟先生说多给我一个礼拜的假期。这样我能休一个月,你说,我去哪儿好?Grace喝着咖啡,问。

    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吧。陈北出神的看着前面朦胧的灯光下,那迷梦一般的雪景。雪落无声,树静无声,夜色无声

    Grace说的对。

    他也没想到,佟先生如今这么肯花心思在太太身上。

    在这个没有下雪的冬天,来一点点清雪飞扬的浪漫。

    忽然不知道该做什么了。Grace低头。声音也低低的。

    陈北看她一眼,?#21097;?#19981;?#27809;?#21435;看看父母?Grace的父母?#26174;?#31227;民了,她是独生女。以前听她说过,原本只是想回来工作一两年,没想到,会这么久他晃了一下保温杯,说:都是你的。

    过了好久,Grace?#21097;?#38472;?#20445;?#20320;的家乡今年冬天下雪了没?

    下了。下了好几场大雪呢。我们那儿的雪,不是开玩笑的!你看到新闻里播东京的大雪了嘛?那才到哪儿!我妈来电话跟我说,这回家里的牛棚被积雪都?#39038;?#20102;,差点儿把那两?#25918;?#32473;冻坏了。大冷的天气,又找泥瓦工修牛棚,和我说,要把牛棚修的上五星级呢。陈北笑了下,说:你说有意思不?唉,我都说,不要种地了,不要种地了,不能来北京嘛?我妈就说,我们又没孙子抱,不种地闲着要干嘛?#30475;?#22312;北京,会出毛病的。

    Grace把空杯子递给陈?#34180;?#22909;像第一次听陈北一口气说这么多?#21834;?/p>

    瞧,我跟你说这些干嘛。陈北笑笑的,嘴角弯弯的,?#25346;?#22043;?保温杯里还有半杯喷香的咖啡呢。

    陈?#34180;race清了一下喉咙。

    嗯?你喉咙不***?陈北问。

    Grace伸手,扯住了陈北的领带,一把将他拽过来。

    喂,撒了陈?#34987;?#20303;保暖杯。Grace的面孔近在咫尺,他怔了一下。

    你这个笨伯!Grace叹了口气,真怀疑,你怎么能在佟先生身边那么久的?佟先生最讨厌笨人。她的手腕子绕了一圈,陈北顺势靠近了她。

    极致缠绵的一吻。

    陈北的手机在响,是短?#29275;?#37027;铃声是佟铁河专用的。他每每听到,总是条件反射一般的去查看,这会儿,不情愿。

    Grace轻笑。

    陈北匆促间拿出手机来,看一眼。短信的内容很简单。

    给你假期,带Grace去看雪。

    陈北差一点儿叫出来事实上他还没有来?#30473;?#20986;声,紧接着另一条短信进来,他看了,愣住。

    辛苦了,陈?#34180;?#35874;谢。

    Grace见陈?#20415;?#22312;那里,?#21097;哼祝?/p>

    陈北笑了。他望着Grace,慢吞吞的说:杨一鹤,我们去看真正的雪吧。

    自端把手机放远一些。

    佟铁河?#28216;?#29983;间出来,见自端仍站在窗前,笑了下,?#21097;?#36824;没看够?他伸手过来,揉了下她的肩膀。

    ?#25319;?#30475;不够。自端笑。

    她缩了一下身子,侧着?#24120;?#32819;朵贴在铁河的胸口,他的心跳,好像是?#19997;?#22905;能听到的最大的声音。

    佟铁。

    嗯?

    我想好了。

    什么?

    安安,稳稳。她静静的说,好不好?

    好。他低头,在她发顶一吻。

    亲爱,我在你身边,惟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专题下载

    潮自拍合集

    潮自拍合集

    潮自拍app是美图网即将推出的多种?#20998;?#22330;景潮流自拍软件,本款软件为?#27809;?#25552;供了多种欧美国?#21490;?#30340;场景?#35745;?#35753;你可以拍出前所未有的电...[更多]

    关于13636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下载帮助 | 广告联系 | 网站地图 | 推拉棋牌 | 我才是棋牌

    Copyright 13636.com 〖13636〗 版权所有 豫ICP备17003297号

    声明:13636提供的所有下载文件均为?#27809;?#33258;行上传的网络共享资源,13636仅提供网络资源储存,如有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其他利益,请向我们提出版权申诉。

    '); })();
    埃及旋转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