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36实用免费的游戏软件下载站

安卓| 苹果| 小游戏| 最新更新

当前位置:首页 > 软件新闻 > 古言现言 > 云胡不喜尼卡最新番外信免费在线阅读

云胡不喜尼卡最新番外信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19-08-07 14:11:57人气:0作者:强柔
写书小说阅读 V 3.2 最新版

写书小说阅读 V 3.2 最新版

类型:资讯阅读 ?#25945;ǎ?#23433;卓, 4.0以上 语言:简体中文 大小:5.7M

    《云胡不喜》是作者尼卡已完结的民国言情小说,作者尼卡最新新出一则番外,取名信,番外讲的是邮递员误将信递进了程静漪家的邮箱里,于是程静漪想办法打开了邮箱,打开邮箱之后她发现了很多以前陶骧投递给她的信,虽然信上没有任何字,但信上是陶骧对静漪无字的爱。

    云胡不喜尼卡最新番外信免费在线阅读

    一阵风吹开了窗纱,静漪看了看窗外。

    大半天树静风止,闷热异常,有了一丝风,似乎有了下雨的希望。这么闷热的天气,没有电,也断了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恢复正常她转回脸来,继续写信。

    这封信已经写了三天,每每提起笔来,总被琐事打断。她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花时间写完,因此交代人这一个钟头之内不要打扰她。

    书房门还是被敲响了。

    进来。她应了一声,

    少奶奶。张妈推门进来,站在门口,看着低头奋?#22987;?#20070;的静漪。

    静漪顿了顿笔,抬头看了张妈,什么事?

    门上打电话进来请示少奶奶。我说少奶?#38518;?#20250;儿正忙,让他们晚些再说,说是不成。

    静漪放下笔,问:什么要紧事?

    门上守卫和张妈都不是不懂规矩的人,如果说有事必定立即来办,那一定是非此时办不可了。

    门上说,邮局新来的那个小邮差,就是刚刚替了老刘的班来的那个,刚才不小心把前面喻家的一封从法国来的信投到咱们家信箱了,急的不?#23567;?#24352;妈说。

    哦,那个?#20013;?#30340;小伙子。静漪点?#35828;?#22836;。

    那小邮差她有印象的。小今年才十九岁。眼下邮局负责这一区域信件投递的邮差有两位,每日轮换。小邮差也姓刘,?#31665;?#20154;。他接替的那位老刘是苏州人,不幸死于两个月前那惊天动地的轰炸里。小邮差上来工作这两个月,不断出差错。第一天上班便连人带自行车摔倒在大门前,幸而司机刹车及时,饶是那样也把他们吓得不轻,也害她颈椎旧伤复发,足足养了一个月才好转。上个月又把她的几封?#29992;?#22269;寄来的信丢掉了,邮政所所长亲自带了他?#21561;?#38376;道歉,到底罚了薪水。她求情也没管用。

    邮政所所长站在她面前满头大汗地跟着道歉,真让人看着不落忍。可又能有什么办法,各司其职,人总要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

    他们走后,张妈才说因为这个孩子,所长也不知挨了?#31508;?#19978;司多少骂,因附近住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出了错,主人还没说什么,管事一个电话摇过去,就是吃不了兜着。

    小邮差看着敦厚,也是有些太敦厚了,有时未免让人头疼可这世道,除非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否则因为一点小事让人丢了饭碗,又何必?

    家里往来的邮件甚多,有时一日便好几个。她倒叮嘱门上多多关照来送信的邮差。

    门上不是有信箱的钥匙?开了信箱拿给他去好了。静漪说。

    她有点诧异地看着张妈。

    这是极小的事,怎么还非要在这个时候来打断她写信么?还是她看了张妈,等她讲清楚些。

    是这样的,少奶奶。小刘是把信塞到那个邮箱里了。张妈说。

    静漪看她两手合在一处扣在身前,从姿态到神情都有些无奈,不禁笑了。

    她说:原来是这样啊。

    怎么偏偏犯了这样的错误呢?明明邮差都该知道的,信和报纸?#23478;?#25237;到二号信箱。二号信箱位于大门左侧。一号信箱是不能投的。

    那个信箱从她住进来,就没有开过。

    那是陶家人都知道的,七爷专用的信箱尽管也没有见他有什么邮件。但凡有他的信件,还是专人负责,才不会投进那个信箱去。

    陶骧离家前,她因为?#38391;?#38382;过,他轻描淡写地说钥?#33258;?#19981;见了。

    能有什么办法?

    横竖还有个备用的,也就罢了

    连遂心都知道那是?#32844;?#30340;专门信箱。只不过她?#28216;?#35265;过?#32844;?#24320;那个信箱。当然钥匙也就更没见过了。

    那这个事情我也没有办法呀要不这样好了,让小刘等?#25945;臁?#25105;想办法联?#30340;?#20043;,问下那个信箱要怎么办。静漪说。

    出于安全考虑,家里大门铸造地非常结实,信箱在厚重的大门内,想用外力切割开都是很难的。

    门上说他们已经告诉过小刘那个信箱好几年都没有打开过了,小刘在门房哭呢,说这下真的要丢工作了。喻家那信件是顶要紧的张妈说。

    静漪沉吟片刻,说:可是我们没有钥?#20303;?#21363;便有,也不能随便去动那个信箱的。难道真要锯开?那锁又是内嵌的,很麻烦的。

    张妈没出声,只是望着静漪。

    静漪本想***心肠不管这事,但再看看张妈,?#20174;?#26377;些不忍,只得放下笔来,说:看?#27425;?#36825;封信是甭想干?#32433;?#33030;地写完了可要怎么办呢?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找到钥?#20303;?/p>

    可陶骧不在家,他的东西她向来是不会乱动的。这次他离家前,他书房里一本书扣在桌角,就保持着那个样子一直没变

    她手指在桌上轻轻拍了拍,摇了摇头。

    张妈出主意道:少爷不是现在徐州?少奶奶摇电话去问问能不能想起来钥匙放在哪里就好了嘛只是开回信箱,难道里头会有什么怪不成?

    静漪道:巴巴地因为这个事摇电话去问,他那脾气你还不知道么?那还不要憋着一肚子气?#26377;?#24030;回上海来发火的?

    那不是正好。张妈笑道。

    静漪听了微笑道:他要发火就让他在电话里发火好了。上海现在这个局势,哪个敢让他回来哦

    少爷如今再不跟少奶发乱发火的。张妈笑的眯了眼。

    静漪一笑。

    是呢,隔山隔水的每一次见面都是劫后余生。

    那要怎么办才好?张妈见静漪笑了一笑就不说话了,像是出了神,轻声?#23454;饋?/p>

    也许电话是要打一个的。静漪看看表。

    给少爷打?张妈眼睛一亮。

    不。静漪摇摇头,?#38391;?#26700;上电话机听筒来,看了张妈。你去同小刘讲,让他不要着急。要是还有需要送的信?#36824;?#21435;送,晚些时候回来,自然信就有了。

    张妈见她这么说,想想少奶奶从来都是说话算话、不发虚言的,应了声便退出去了。

    静漪便给?#36153;?#26149;打了个电话,我记得你那天说过,家里有个人很会开锁的佣人,是不是?

    小梅说是有这么一个人。

    能不能借他出趟差?我家里有个难办的事。静漪想着那锁孔,因长久不用,已经有些生锈了。

    也是啊,风里雨里的,就算有人时常上油维护,也难免生锈。

    她没跟小梅解释具体的情况,小梅也没有问,过了几分钟摇电话回来,说一会儿自己亲自带人过来。

    静漪放下听筒,出了会儿神。

    只是很小的一件事,不知为何做了这个决定,让她心中有些忐忑从窗子里吹进来的风有些凉意了,看来不?#27809;?#19979;雨。

    暴雨欲来,屋内越发暗。

    她取下灯罩,划了根火柴,点?#35828;啤?/p>

    书桌被这团小火苗照亮,纸上的字迹清晰起来。

    这是她写给在美国的老师的信。下个月有慈济的医生团体赴美参观学习,最近往来的信件和电报都在安排这件事。日常工作十分繁重,这些琐细的事也只能利用琐细的时间见缝插针地去做

    一个钟头之后,她信也写好了,小梅开车载着家仆也到了。

    外面起了风,雨还没有下,天色已黄暗。

    静漪出来,见小梅在客厅等着,并不见别人,便问:人呢?

    在外头?#21462;?#23567;梅忙答道。

    怎么不带着进来喝杯茶?吃点茶点也好。静漪轻声细语地说。

    小梅笑笑,说:不用的。

    那不像样。到这里来是来出工出力的。静漪喊了张妈来。

    张妈知道她的意?#36857;?#35828;已经请到偏厅坐了,茶点都上了,少奶奶放心。

    静漪点点头,小梅笑道:真不用这样的。他这门手艺好些年不用了,怕是生疏的狠了。我父亲听说要他来,还吩咐要是做不好,回去等吃板子好了。

    静漪微笑道:竟还惊动了梅先生。

    老单出梅家大门,是得我父亲同意的。小梅捻了块点心,压低声音道:当年被我父?#36164;?#20837;门下,就立了这个规矩走投无路时是我父?#23376;?#26159;把他保了下来的。今儿这趟差,用到他老本行,我父亲不开口,他不敢动用的。从前发过誓。

    静漪轻轻点?#35828;?#22836;。

    梅家她去过几次,比起其他豪门巨富来,梅家的佣人都有些奇形怪状的。想来都和老单似的,有些来历吧

    这个好好吃。张妈手艺又有精进。小梅边吃点心边夸奖。

    张妈眉开眼笑,道?#22909;?#23567;姐太捧场。已经给您?#24613;?#20102;果盒子送到车上去了。

    谢谢张妈那我先不吃了。张妈,你去和老单说,就说我说,该去干活了。小梅道。

    不急。让他从从容容喝杯茶。静漪说。

    已经好一会儿了。小梅说着看张妈。

    张妈看看静漪。

    静漪说:再等?#21462;?#25105;们也出去看看的。

    小梅?#38391;?#22320;问:到底那信箱有什么要紧?

    静漪摇了摇头,说?#20309;?#20063;不清楚。原本是最好不要去动,只是邮差小刘都哭鼻子了,不能不马上把这事儿办了。到底是与人一个方便。

    小梅笑问:老太太和遂心没在家?

    午后就去安娜老师那里了,老太太陪着去了。近来老太太很?#19981;?#21516;遂心一道出门去,?#37096;?#20197;跟安娜老师?#29287;?#22825;。静漪道。

    陶司令不在家,老太太也有些***。安娜也是个***的老太太。小梅叹道。

    静漪点?#35828;?#22836;,问:省身最近没有消息?

    他的消息,我都是从报上看的。小梅低声道。

    静漪见她神情有些落寞,想说什么,又想到从陶骧这次走了,很久没有通过消息,自己要知道陶骧的消息还不是一样要从报上看么,轻易也不去打扰他她便只点?#35828;?#22836;,道:也许过这一阵子,局势好转了吧。

    小?#38750;?#36731;应了一声,看看时间,说?#20309;?#21435;喊老单。

    静漪见她起了身,也起身走了出来。

    小梅站在偏厅门口,家里男仆小靳带着老单从里面出来。

    程院长好。那老单摘了礼?#20445;?#32473;静漪鞠了一躬。

    静漪见他头顶几根稀疏的头发,软塌塌贴在头顶,一张脸又窄又短,眼睛倒出奇地大,可皱纹一叠叠的,一张脸倒像个皱巴巴的核桃上安了两只大葡萄真其貌不扬。并且他拿着礼帽的右手,缺了?#25345;?#21644;中止静漪一?#24120;?#30475;出那?#29616;?#24182;不是先天性的。

    她微笑道?#35946;投?#21333;先生了。

    蒙程院长?#21561;闷稹?#32769;单腰又弯了弯。

    那就快去看?#31383;桑?#30475;着样子很快下雨了。小梅催促道。

    老单又鞠一躬,由男仆领着先出去了。

    静漪和小梅也出来,张妈让人带上伞跟过去。

    让小靳开车过去。静漪吩咐道。

    看着他们上了车,小梅说?#20309;?#20204;也乘车去吧?

    我倒是想走走。静漪道。

    那就走走吧。小梅点头,看看她,问:没吓着您吧?我本来想让他在外面把活儿干了就打发他走。哪知道您这么客气

    怎么会呢。静漪微笑道。

    他经常吓哭管家的小孙子。家里下?#35828;?#23567;孩子,一听说老单要来了,马上都变得很乖。小梅笑起来。

    静漪笑笑。

    天气闷热,走了这么远的路才?#21561;?#22823;门,她都有点后悔没有乘车出来,不过已经能?#21561;?#32769;单在小靳、小刘和门上守卫的陪同下正忙着开锁了,她才舒了口气。

    您近来精神似乎不很好。小梅有些担忧地道。

    总是睡不好。静漪道。

    不要过于担心。小梅安慰静漪。

    这安慰有些无力。

    有哪个心上的人身在?#20132;鷸小?#22312;最前线,还能安眠的呢?何况她又有那么多的事要做,那么多的人要照料

    静漪轻轻拍拍她肩膀,我没关系的。

    太太。门上守卫?#21561;?#22905;,忙行礼。

    那邮差小刘一转身,鞠躬鞠的?#23478;?#19968;百二十度了,一叠声儿地谢谢陶太太

    静漪微笑道:不客气的。

    这孩子年纪有十九了,身量却还像个小少年她想想,麒麟他们表兄弟几个也是小小年纪就要参军去了。

    ?#20132;?#29123;烧到哪里,哪里的少年?#23478;?#36805;速长大

    忽的随着哗啦一声响,老单沉声道:开了!

    静漪看那打开的信箱。

    里头空间颇大,设计的也颇为精妙,从底部抽出隔层,才知道里头堆积了不少信件。老单把信件都取出来,由小靳拿了个盒子装上,端了过来给静漪看。

    静漪看那最上头的一封信确实是喻家的,便交给小刘,以后当心些。莫再投递错了。

    谢谢陶太太。小刘接了信,又抹了把眼睛。

    静漪微笑着,跟小靳说好好送出去,别忘了给小刘带上盒点心,

    小靳和小刘走了,老单问这信箱要怎么办,是这么开着呢,还是怎样?

    这锁是德意?#23616;?#36896;的保险锁。好几层机关,没有专用的钥匙很难打开。锁起?#21561;?#31616;单。只要这么一推,推***就锁上了。老单演示了下。

    静漪看着?#24378;盞吹?#30340;信箱,再看看自己手上这一摞信,说:晚些时候?#20197;?#22788;置吧。

    老单点头,默不做声把他的一套小工具都收了起来,在一旁站着等吩咐。

    小梅说:那我们就走吧。

    吃了晚饭再走。静漪说。

    小梅看看她手上那一盒子信,笑笑,道?#21898;?#21568;,就这点事情,我们茶也喝过了,点心也吃过了,还要拿上些,再留下来吃晚饭,实在不好意思了。况且我父亲还等着老单回去另有事情呢,得走了。

    静漪听她这样讲,便点?#35828;?#22836;。

    门上守卫摇电话让家里的司机替小梅把车子开出来。静漪送他们上?#36947;?#24320;,才乘车回到大屋。

    路上豆大的雨点便打了下来,噼里啪啦地落在车顶车窗上,声音?#32622;?#21448;响,不一会儿便成了瓢泼大雨。

    车子停在庭前,她下了车,已经雨落如瀑,地上雨水也早汇成了溪流。

    风把她的旗袍下摆吹起来,缠在腿上,有一丝丝的水雾飘进来,她下意识将装信的盒?#28216;?#32039;。

    张妈赶着出来,说:少奶奶快点儿进来,外头凉了。

    静漪进了门,张妈看她抱着盒子,咦了一声。

    信箱里这么多信都是投错的么?她问。

    静漪则问:安娜老师那边有电话来没有?

    没?#23567;?#24819;来雨下得这么大,下了课也不会就走。张妈说。

    摇电话过去给司机听,就说我说的,雨太大了就别急着回。静漪吩咐着,穿过走廊往书房走去。

    张妈答应着去打电话了。

    静漪进了书房,随手带上门。

    盒子放在书桌上,她这才仔细看这些信大概有几十封,信封得很好,只有一个信封因时间久了开了?#28023;?#38706;出里头的信瓤来。她?#38391;?#26469;捏一捏,里头装的信纸有厚有薄不过没有一个信封上有字。

    她坐下来。

    但这信封和信纸,是她的。

    这一点确信无?#20254;?/p>

    那一年,她刚刚和他成亲,有订过那么一批信封和信纸。他用的那一份,花样是她用钢笔画的竹子,她的是梅花后来离开陶家,能带走的东西很少。这些日常用小东西,哪里还想的起来,便是想的起来也不便带走,?#25237;?#30041;在陶家了

    她呆坐良久,终于还是?#38391;?#37027;封开了封的信来,把信瓤取了出来,轻轻展开。

    她能清楚地记得那天的情形,此时一想,连他当时脸上最细微的表情都能想起来那时他说,那家的纸很说得过去的。

    果然过了这么多年,除了微微有些泛黄,?#20132;?#26159;如丝绸般的光滑。

    她慢慢将信纸打开。

    纸上没有半点字迹。

    她愣在那里。

    她觉得是不能私自开别?#35828;?#20449;的,看不到信的内容固然让她大大地松了口气,可这样空白的信,又让她?#38391;?#24515;顿时大大地增加了她?#38391;?#20449;纸来,对着灯光看。

    没有字迹。

    拿下灯罩,在火?#19979;钥?#19968;烤,还是不见字迹。

    她把信纸平铺在桌上,侧着脸看,不,并没有

    她想不出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用密写药水写的信?

    不是没有可能

    她克制了自己马上去找显影药水。

    突然间出现在面前的这些信让她心神有些?#25671;?#20063;许事情并没有那么复?#21360;?/p>

    对,这无疑是陶骧写的信,除了他没有别人那么,收信人是谁?用她的信纸,是写给她的吧?

    可每一张信纸都空白,每一个信封都空白!

    静漪站起来,走到窗前去。

    雨下得小了些,可仍然势头不小。

    她回了下身,看着铺在桌上的那些信封,有种冲动要马上摇个电话打给他,问问这是怎么回事?

    她忽然听到外面汽车响,是遂心回来了。

    她将信重新放进盒子里,正?#24613;?#20986;去,书房门被敲了两下,没等她说进来,门一开遂心从外面跑了进来。

    妈妈!遂心撞到静漪怀里,外面雨下得好大,我去后院看鸭子戏水好不好?奶奶说要妈妈您同意才?#23567;?/p>

    哦,雨有点大吧静漪有点心不在焉地,拉着遂心的手,一起出来见陶夫人。

    没关系的!?#19968;?#31359;雨衣。遂心道。

    可是谁陪你去,不也?#38376;?#24471;一身湿?静漪道。

    遂心不出声了,嘟嘟嘴,说:那雨停了再去。

    静漪摸摸她的头,说:这才乖。

    ?#27010;?#20457;走出来,静漪见陶夫人坐在沙发上,正在喝茶,看见她们,笑道:怎么样,能去看鸭子戏水吗?

    遂心跑到祖母身边,?#39318;?#22905;的颈子道:妈妈说雨停了可以去。

    ?#20197;?#20040;说来着!陶夫人拍拍遂心,看着静漪道:囡囡今天琴弹得好极了。安娜老师夸奖她了,还给她好好指点了指点新曲子囡囡,安娜老师怎么说的?

    要我把新学的曲子弹给妈妈听。我现在就去!遂心马上跑到钢琴那里去。

    静漪微笑着,刚要坐下来,就听到书房里电话响了。

    母亲,我?#28909;?#25509;电话。囡囡?#20219;?#19968;下。静漪说着,往书房里来。

    外面传来钢琴声,她微微一笑,?#38391;?#21548;筒来,还没开口就听到那边一声低沉的喂。她?#22902;?#20960;乎漏了一拍,一时竟没能应声。

    通常他的电话都是转了几转,还要机要秘书接通后再请他说话的,突然这样,像毫无预警地面对了什么意外状况,她愣在那里。

    怎么不说话?他声音里有点笑意。

    哦哦你怎么打电话回来了。她轻声说。

    自己都知道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一定不好听她忽然鼻尖?#26680;帷?/p>

    我在等南京的电话,有五分钟的空挡。他说。

    嗯。她点头。

    这个人再也不会说是想她了,想趁着有这样一点点时间给她一个电话,听听她的声音,也让她听听他的声音的吧。

    最近身体好吗?总没有你的消息。她说。

    很好。别记挂我。你好吗?家里呢?他问。

    都好。她说。

    应该有许多话要说,她一时想不起来,像是要把这几分钟都用来听自己的?#22902;投?#26041;的呼吸声

    没什么特别的要和我说的?他问。

    有静漪的目光落在书桌上,终于下定决心说出口。今天有点意外情况,把你的信箱打开了。

    嗯。他应着。

    听不出什么情绪。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他的什么反应放在私密角落的私密信件,被发现了应该不太愉快吧假如不是生气的话。

    是写给我的吗?她问。我?#21561;?#20102;,用的是我的信纸和信封。

    她强调了一下。

    可用她的信纸信就是给她的?

    他完全可以用已经?#24674;?#20154;遗落的纸写任何东西、写给任何人

    嗯。他应着。这一声要重一些。

    可是为什么没有字?她问。

    他没出声。

    沉默让时间忽然变得漫长起来。

    她听见那边有人在提醒他接电话,便说?#20309;一?#22836;会把信放回去锁好等雨停了。这边在下大雨。

    我知道。他说。

    那就等雨停了

    不用。信你收着吧或者扔了也没要紧。他说。

    她不出声了。

    我得去接电话了你先挂吧。他说。

    每次通电话,他是让她先挂,她是让他先?#25671;?#27809;?#20449;?#30340;,大概都是想多听一两秒钟彼?#35828;?#22768;音,而每次告别,都可能是永远

    你?#21462;?#22905;说。

    知道他赶时间,那么这一次是她多赚两秒。

    她忽然非常后悔把这件事说出来。

    这是多么珍贵的几分钟,一定要浪费在其实无关紧要的事上么

    牧之,对不起。她说。

    静漪。他说。

    嗯?她觉得眼泪要流出来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特别难过。

    字我写了,只是没有用笔而已。他说。

    她愣住。

    保重。替我亲囡囡。再见。他说。

    电话挂断了。

    她握着听筒站在那里,外面风雨大作,八月里,那风吹出了寒冬腊月的苍凉而遂心的钢琴声也如疾风骤雨,似乎能狂扫一?#23567;?/p>

    她放下听筒。

    看了那些信一会儿,默默地拿了起来。

    她一封封地拆着信。

    是的,没有一张信纸上有哪怕一个字。

    一个字都没有的信有的信瓤里是十几页叠在一起,有的只有一页。

    可不管是十几页还是一页的,此时拿在手里都觉得沉重。

    经过他的手的这些信,在她手上,似乎还留有他的体温。

    她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会没有字

    不知有过多少个这样的夜晚,当她想起他来的时候,有许多话想说,只是无从说起,也说不出。那些话如果写下来,会写一整夜吧,用掉像这样厚厚一叠纸而夜复一夜,总有说不尽的话。

    无主的情话,只能在心里默默讲。

    原来他也像她一样,曾经有许多许多这样的夜晚。

    静漪把信纸都塞回信封里,小心放好。

    穿过过去的时光而来的这些信,她会慢慢读。

    专题下载

    潮自拍合集

    潮自拍合集

    潮自拍app是美?#32426;?#21363;将推出的多种?#20998;?#22330;景潮流自拍软件,本款软件为?#27809;?#25552;供了多种欧美国际范的场?#24052;?#29255;,让你可以拍出前所未有的电...[更多]

    关于13636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下载帮助 | 广告联系 | 网站地图 | 推拉棋牌 | ?#20063;?#26159;棋牌

    Copyright 13636.com 〖13636〗 版权所有 豫ICP备17003297号

    声明:13636提供的所有下载文件均为?#27809;?#33258;行上传的网络共享资源,13636仅提供网络资源储存,如有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其他利益,请向我们提出版权申诉。

    '); })();
    埃及旋转在线客服